Postal Service

07/17/2015

美国有个乐队叫做Postal Service,由两个男人组成,出了一两张唱片。他们之所以叫做这个名字,跟他们的歌曲写作方式有关。乐队的其中一个成员有灵感的时候,把一些简单的样曲录下来,烤成光盘,寄给乐队的另外一个人。另一个人收到样曲以后,加入自己的东西,把歌曲丰富起来,再寄回给对方。寄来寄去,一首完整的作品就完成了。因为这种通过邮政服务的合作方式,他们就把乐队叫做Postal Service.

我今天在耳机里面听到一首Postal Service的歌曲的时候,想起了我和谢鸣在大学的时候做的一些事情。谢鸣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俄罗斯语,于是大二的时候被学校派去俄罗斯待了一整年。出了国才知道祖国好,谢鸣待的那个大学对上网流量有限制,每个月的网络流量少得可怜。基本上要是想要用这些流量上网看片打飞机的话,估计还没硬起来,这个月的流量就没了。

这对于谢鸣这个网络重度依赖者是很残酷的一件事情。

于是谢鸣只能找我帮忙。每个月,我都会帮谢鸣下载各种电影、电视剧、音乐、特别的电影和软件之类的,烤成光盘,然后跑去邮局寄去俄罗斯。我还记得那个俄罗斯的地址是用俄文写的,我无论如何都记不下来,每次都要对着谢鸣给的样本,对着一个个字符像画画一样把它们描在信封上。谢鸣对于文化产物的涉猎面很广,有一次我帮他下载的是一套叫做“豚鼠系列”的日本电影。据说那是人类电影历史上最恶心的系列,重口味中的重口味。我心智不够成熟,下载了以后忍不住,拖着快进偷瞄了几眼,几乎没看清几个镜头就已经快要吐出来了。现在想一想,觉得谢鸣在那个时候想要看那种电影,也没什么奇怪的。他这样一个年轻人,被祖国派到俄罗斯的一个冰天雪地与世隔绝的小城市里。身边只有几个能正常交流的朋友,在这么一个压抑的封闭的环境里,很容易会产生不健康的情绪,做一些不健康的事情。据我所知,不健康的事情他还真的做了不少。

当然,他也做了不少健康的事情,例如从俄罗斯回来以后,他还写了不少歌,弄成了一张专辑

前段时间,谢鸣做了一张十年精选专辑。专辑出来那天晚上,我眼中带泪地听着这些歌。谢鸣,你说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,你说我们已经被生活磨平了。我说,我不同意。也许我们对很多事情都已经失去了热情,也许我们已经不知不觉习惯了怀念过去,我们心中还是有一团火的。我们没有被生活磨平,我们只是把生活磨平了。

谢鸣,假如你还能感到心中的那团火,请你告诉我,当年我寄光盘去俄罗斯给你的那些邮费,你还给我了吗?

#Uncategorized
19 visitors online now
12 guests, 7 bots, 0 members
Max visitors today: 42 at 12:32 am UTC
This month: 61 at 08-16-2017 09:30 pm UTC
This year: 120 at 02-12-2017 04:19 am UTC
All time: 162 at 03-04-2011 08:58 pm UT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