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为家

12/17/2012

这个周末在家里稍为打扫了一下卫生。刷厕所的时候,从壁橱里找出一个刷子,刷完以后,对着这个刷子,突然想不起,它到底是我们自己买的还是房东的。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情况。我们带着自己的一副家当搬进一个房子里,房子里有一些本来属于房东的家居和家居用品。日子一天一天过,慢慢地,我们自己的东西和房东留下来的东西混在一起,就很难再把它们分清了。

来美国已经第五年了。如今住着的这个家是第四个住所,我已经很自然地把它叫做家了。

刚来美国的时候,我住在学校的宿舍里,那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套间。每个房间住两个人,我的室友是一位来自河北的同学,读电子工程的硕士。旁边的房间住着两位MBA学生,一位来自台湾,一位来自深圳。住在宿舍其实挺热闹的,周末经常会有一堆同学聚在我的宿舍聚会,打牌,聚餐。只不过,不方便的时候也是有的,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。大家都是成年人,你懂的。在这个宿舍住了一年半以后,我搬出了学校,因为,我交女朋友了。

我跟女朋友一起,搬到了离学校10分钟车程左右的一个房子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学校宿舍以外的地方租房子住。房子的主人是一位美国独居老大妈,她住在两层的房子的第一层。我和女朋友还有一位ABC朋友住在二楼的三个房间。通常中国学生情侣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,都只会两个人租一个大房间。我和我女朋友比较注重生活质量,为了让彼此有一个相对独立的工作空间,宁愿花多一点钱租两个房间。这个习惯一起保持到现在,我们在现在住的房子里也租了两个房间。我们在这个第一租的房子立只住了半年就搬出去了。倒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原因,只是这个房子总是有些小问题让我和女朋友住得不是太舒服。

于是我们搬到了第二个房子。本来决定搬出第一个房子的时候,还很担心找不到下一家。没想到在最后时刻,让我们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房子。很巧的是,房子的主人是我女朋友系里的一个教授,而她曾经在我的实验室当过一段时间博士后,跟我共事过两三个月的时间。房东自然是很喜欢我们住进去,可问题是我和我女朋友只有两个人,没钱租下一整个房子。这个房子有两层,再加一个地下室,二楼两个房间,一楼一个房间。后来,估计房东是太喜欢我们了,就答应让我们先用两个房间的价钱租下整个房子,一边住再一边找第三个房间的房客。于是,我和我女朋友第一次住在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一个房子里面。后来过了一个月左右,我们找到了第三个房客,他是我在执信中学的一个师弟。在这个小巧玲珑的房子里,我们三个人住得很舒服,还在里养了两只乌龟,在地下室添置了一张乒乓球桌。可惜好景不长,一年之后,倒霉的事情发生了。我住的街区治安还算不错,整条街的邻居都很和睦友善,可惜唯一的一户坏人家就是我们的邻居。这家人好吃懒做,穷困潦倒,曾经在被政府断水断电的时候,趁白天我们不在家的时候,拖电线来我们家偷电。事情的高峰是有一天,他们竟然大胆到跑到我们家的后门,用刀片割开纱窗,试图爬进来偷东西。那天刚好我女朋友的妈妈在家,马上弄响警报。那个坏蛋闻风而逃,我们报了警,很快就把他抓住了。坏蛋对我们家的损害虽然减少到了最低点,但是有了这个邻居的存在,我们显然也不能在这个房子立长住下去了。于是我们决定再次搬家。

由于事情发生得很突然,所以我们除了通过正常途径找房子以外,也向身边认识的人打听各种房子消息。我们找到了之前住过的那个房子的房东,那位美国老大妈很喜欢我们,而且运气很好的是,她的表妹刚好有一个房子要出租,地点很好,价钱也很便宜。于是我们运气很好地搬进我现在住的这个房子。这个房子有四个房间,我和我的女朋友住两个房间。另外来自深圳的一个朋友和她的女朋友住另外两个房间。四个人住在一起最大的好处就是,周末不用担心找不到人打麻将打牌的。于是我们四个人在这个房子里开开心心地住了一年半。

和我同一年来美国的读书的同学里,有的还在宿舍里面住,有的才刚刚搬出宿舍在外面租房子。我自己的经验告诉我,住宿舍和在外面租房子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。我觉得在外租房子的这几年学会了很多维护一个家的生活技能。然而,一直都是寄人篱下这一点还是不能否认的。在国内的一些同学都已经买房子几年了,可生活在美国的我,估计近今年都不太可能买得起房子。前段时间,现在的房东还问我,有没有打算把这个房子买下来。我很无奈地跟她说,第一,我还是个穷学生,还没毕业,没工作,没钱;第二,哪怕我快要毕业了,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在美国找到工作,在哪里找到工作。所以我只能跟房东说,明年还是得继续租房子。何处是家?我只能很穷酸地跟女朋友说一句,有你有我的地方就是家。

 

#Uncategorized